趣发彩票
快馬加盟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教育 > 教育培訓 > 文章專區
四中網校黃向偉:教育信息化市場沒有贏家通吃,每一個需求都是機會
  • 更新時間: 2020-06-29
  • 編輯:小A
  • 來源:互聯網
  • 瀏覽量:2297

21日舉辦的第27期Open Talk“被提速的下沉市場,未來將經歷怎樣的發展之路”線上直播活動上,北京四中網校創始人兼董事長黃向偉講述了北京四中網校疫情期間的動向與業務形態發展,并就未來下沉市場的趨勢與難點做出分析。

核心觀點:

在線教育絕不局限于在線授課、讓老師成為網紅。

未來教育行業最需要關注的發展趨勢:圍繞國家育人目標的相關教育改革,如新高考、新課程、新教材。

國家目前更加注重全日制學校的教育教學質量發展,會出臺政策去支持教育科技公司;校外培訓無論線上還是線下,目前依然會從重從嚴。

下沉市場的中小機構有三個挑戰:巨頭搶占市場;優秀教師資源匱乏;線上線下的教學和招生模式。

教育信息化市場沒有贏家通吃,因為學校的需求非常多,每個需求都是機會。

以下演講實錄:

今天給各位朋友們分享的題目是“教育信息化,下沉式發展,老牌網校如何把握求生機會”。龍之門教育作為發展了20年的在線教育,已經被大家定義為老牌網校,首先是因為有20年的發展歷程,其次是我本人從上個世紀從事教育至今已經20余年,一直專注在線教育。

我今天分享的內容由三部分組成:第一,是疫情期間北京四中網校的動態和觀察;第二,是北京四中網校在下沉市場的業務形態;第三,是未來下沉市場需要攻克的難點是什么。

01

疫情期間服務國內5000余所學校、500余萬學生

現在很多地方都已經復課,但北京還處于疫情期間,從上周開始北京市所有的學校又開始停課了。在這個階段,我們又重復地做過去幾個月做的事情。剛過完春節,疫情突然爆發,我們就得到了學校要延遲開學的通知,于是四中網校全體在大年初一就開始工作了。由于停課不停學,從網絡資源到服務能力都遇到挑戰,可以說是以命相搏。疫情期間,我們在全國服務了大概有5000余所學校,500余萬名學生,承接的用戶是去年峰值的幾十倍,壓力非常大。

但是通過努力取得的成效還是不錯的,根據某第三方市場調查的數據,我們針對全日制學校提供智慧教學服務的愛學APP一季度增長在全國排第一;我們提供的停課不停學服務不僅為學校提供直播平臺,并且覆蓋了老師課前、課中、課后的全部教學過程,教學模式完全以學生為核心,有完整科學的教學體系,而不是簡單的在線授課、讓老師當網紅。老師直播絕不代表在線教育。這也是最近很多學者、教育主管部門、學校領導和老師都在反復思考的一件事。

四中網校有非常豐富的成體系的課程資源,以初高中學科為主,覆蓋全學科,目前大約有15000節課。疫情期間,我們開放了主要由四中老師錄制的名師微課資源,這些資源和學習強國、央視頻、抖音和西瓜視頻都有深度合作,免費提供。我們也給湖北學生免費開通了初高中課程,這是我們做的線上公益活動。此外,還有教師培訓、針對高考的在線公益大講堂等教學活動。

同時,我們也承接著北京四中和西城區所有初高三畢業年級的停課不停學需求,在北京市共支持了幾十所學校。這幾個月,北京四中全部使用我們四中網校平臺進行授課,四中馬景林校長說,老師在線上課已經漸入佳境。很多學校使用多個平臺,一個班的學生需要切換不同的平臺,會遇到很多問題,老師非常頭疼。而我們是一個平臺支持學校所有學科進行教學,所以在之后的一段時間,我們得到了很多人的感謝和認同,也收到了一些教育主管部門和學校與我們達成后續合作的意向。其中,西城教委和我們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未來北京四中網校會和西城區教委進行深度合作,支持西城區教育發展。

在海外,我們之前服務了大概50多個國家、1200多所華校。疫情期間,很多華校都停課了,我們支持了非常多華校進行停課不停學活動,覆蓋了30多個國家、200多所華校和3萬多名學生的在線學習。

這次疫情讓所有的老師和學生被動應戰,很多人已經熟悉了在線教學。疫情雖然為校內校外帶來了很多的不便和傷害,但也給在線教育帶來了很好的發展契機。我認為,疫情可能將在線教育帶入了新的紀元。

疫情過后,我們應該如何看待現在的業務與線上業務的融合,也就是疫情后教育信息化如何與常態化教學進行有機結合?這個問題現在已經有非常多的教育主管部門、學校都在思考,也有很多地方正在積極布局。據我所知,教育部正在制定一個政策,將由國務院來發布,未來會對在線教育起到很好的支撐作用。希望各位朋友們多一些思考。


02

從完全To C到進入全日制學校,線上線下相結合

談到下沉服務,首先我想對四中網校的業務形態進行回顧。

我們從2001年開始做純在線的網絡教育,龍之門和北京四中合作,成立了北京四中網校,發展至今已經19年了。

我們是第一代名校網校,是第一代兩代人網校,因為我們在很多年前就開展了網絡家長學校;我們也是第一個在全國實現錄播課、實現網絡直播的網校,2006年,我記得一節課最高聽課人數達到了5000人,當時在全球范圍內也是非常耀眼的;2009年,我們還成為了第一個實現混合式教學的網校。此后也有很多榮譽,比如我們很多業務轉入到全日制學校,為學校提供智慧教學,尤其在平板課堂方面,我們目前處于國內第一梯隊。

總結過去的發展歷程,可以大致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2001-2008年,我們基本采取連鎖加盟的商業模式,在全國發展分校。以地級市為單位,授權一個機構作為我們的分校,當時最多覆蓋了80%的地級市,有上千個服務處和上萬從業人員。

在此期間,我們把很多機構的模式從過去純粹的營銷過渡到教學服務,每年在全國有非常豐富的線下學法指導,也有很多創新的招生模式。很多招生模式現在已經不行了,我們也在不斷創新迭代。同時,我們目前為止已經出版了幾十本書,包括學術類。

第二階段,我們開始考慮如何讓在線學習更加有效,于是我們在2009年推出了混合式教學。那時還沒有翻轉課堂的概念,我們應該是國內最早期的翻轉課堂。所謂混合式教學,就是把線下的教學服務和線上的課程資源結合起來。我們在線下做了很多創新,比如課堂里讓學生進行小組的合作探究與小組之間的競爭,以及個人展示。和過去單純地提供直播和錄播的課程相比,我們開始以學生為中心,關注到學生是否真正去學、去獲得,學習是否有效。因此那時我們的To C業務發展得非常好,甚至有些分校發展至萬人規模。

同時,我們也在全國的四中網校體系內培養了一大批兼顧教學、銷售和服務的混合型教師,這些教師至今依然是我們的財富,其中很多教師通過提升成為了學校的住校教研員。個別教研員甚至被“定位為”教學副校長,負責指導學校的教學。目前,我們每年要培訓10萬余全日制的教師。

2011年四中網校十周年時,我們正在做轉型,做混合式教學和OMO。這期間,我們在思考如何進一步發展,如何與國家政策和發展戰略相契合。我認為這是所有機構需要去考慮的:在中國,我們做教育或教學服務,首先要滿足國家發展需要,這是第一前提。恰好那段時間,國家出臺了很多政策,把教育信息化提到了高處,比如教育發展中長期規劃、教育信息化十年發展規劃等文件。那時我們就開始和學校進行合作。

當時主管信息化的教育部副部長杜占元到四中網校做調研,給我留了三個作業:第一,思考如何創新機制,共建共享優質資源;第二,寫一份報告,我的報告交上去后不久《教育信息化十年發展規劃》就出臺了,可惜里面很多政策沒有真正落地;第三,思考如何因地制宜,將個性化教育與人文素質教育進行有機結合。

從那之后,我們就開始布局校內業務。對于教育公平與質量,我們發現很多人關注校際間或區域間差距,但在一個班級里學生個體間的差異,我認為是教育公平與質量更深層的問題。一個班里有優秀的學生,普通的學生和薄弱的學生,一個老師面對學生們上課的時候,如何保持教育公平,解決優秀生吃不飽、薄弱生吃不了的現狀?現在的技術就可以解決這樣的問題,能把老師從過去基于經驗的教學變為基于精準數據的教學。

我希望大家認真思考未來教育行業最需要關注的發展趨勢:圍繞國家育人目標的相關教育改革,如新高考、新課程、新教材。我認為傳統的課堂教學潛能已經發揮到極致了,我們急需一場課堂教學的革命。

目前我們在全國范圍內服務了3000余所學校,疫情期間又增加了2000余所,從過去完全To C增加了全日制學校的教學服務。校內有幾大輸出:一是教學平臺,包含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二是豐富的課程資源;三是教研與服務能力。

目前從政策來看,國家更加注重全日制學校,尤其是體制內學校的教育教學質量發展,會出臺非常多政策去支持一些教育科技公司,幫助學校進行教學質量的提升。而校外培訓方面,無論線上線下,我認為還是會從重、從嚴的。

03

為下沉市場合作伙伴解決招生與教學問題

針對下沉市場,現在很多全國性的品牌已經通過雙師課與課程輸出的方式,進入到三四線、五六線城市。這對于很多中小機構,尤其是下沉市場的機構來說是非常大的挑戰。我們的解決方案是,借助北京四中網校的品牌,讓我們的合作伙伴在市場中通過我們成熟的推廣模式進行招生,迅速搶占市場。

而第二個挑戰是優秀教師的缺失。很多下沉市場機構沒有足夠的能力去做教研,更難以招到優秀教師。作為一個老師,首先想要去全日制學校,或者去經濟比較好的外地去發展,因此在小城市的教培機構找好老師是很難的,而很多教培機構的師資都來自當地城市學院的三本畢業生。這樣的教師,或許可以提供好的服務,但他的教學能力決定了課堂的天花板。我們提供的解決方案是,和合作伙伴進行分工,我們提供錄播雙師和直播服務,讓老師把教學交給互聯網的另一端,只需要專注本地服務。

第三個挑戰是線上和線下的教學和招生模式。疫情期間,所有線下機構被迫停課,進行線上教學,然而單純讓老師直播絕不等于在線教學,小機構無法迅速具備線上教學能力。此外,招生模式也與一線城市與大機構有差距。在這個環節,我覺得四中網校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因為我們有非常豐富的教學經驗和課程資源,能給學校老師進行培訓指導的教學能力和教學方法,可以與下沉市場機構的人脈結合在一起。

未來學生的學習,我們要同時關注校內校外,校外又包括家里自學與輔導機構。如果我們能夠在這個生態里找到自己的位置,就會找到未來的發展機會。

我們現在服務了很多學校,也服務了很多城市,比如提供東莞、西寧全市的教育平臺,通過這樣的服務,我們會在過程中連接到家長,可以把To C的業務很好地發展起來。我認為這種模式在下沉市場可能會更加有效,也是讓每一個中小機構能夠抗擊巨頭、沖擊市場的一個途徑。

04

Q&A

Q:四中網校的推廣模式和招生模式是怎樣的?

我們現在大約服務5000余所學校,如果再跟更多的合作伙伴一起推廣,我們可以給學校提供很好的智慧教學,我們的教育云平臺和平板課堂非常強大。這種服務只是我們招生的開始,我們在提供服務的過程中可以觸達到家長和學生,進行招生。

Q:怎么看目前公立校學校個性化教學的整體水平?像北京四中這樣的優質體制內學校是極少數,中國教育市場距離名師資源全國普及化的道路還有多遠,您覺得未來五年可能實現嗎?

現在我們國家的教育還是非常不均衡的,無論按照中西部來看,還是按照一個區域來看。每個地方都有一些名校,但是更多的是一些薄弱校。這些薄弱校就是我們未來的機會,我們有機會去提供幫助,這也是我們發展的機會。我們可以通過互聯網很便捷地把優質資源傳輸到薄弱的學校和教育欠發達的地區。

雙師課堂是其中一個很好的模式,兼顧學生學業發展和老師專業化成長。我們的雙師課堂要求老師首先要看這個課,同時我們教老師在什么時候停頓下來,在這個過程中給學生拋出問題,讓學生進行討論等等,有一系列的方法。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就解決了老師專業化不足的問題,這種模式在校外同樣是有效的。

尤其現在新高考來了,現在的命題方向已經不是按照知識點來考試,而是考學生能力,基于核心素養。這是體制內學校和我們校外培訓機構要同時面對的挑戰,希望大家去思考這個問題。

未來五年是否可能通過互聯網讓更多學校和老師學生得到優質資源,更好地促進中國教育機構發展?我覺得這個可能性是有的,不敢說完全達到,但起碼是更好的促進。

Q:現在大部分教育信息化公司都偏區域化,剛剛黃校長也提到需要利用好地方關系,一些基于資源的普及可能因為政府關系受到阻礙。未來是否只有大公司有能力做好這種市場?

疫情中殺出一批黑馬,比如釘釘疫情期間支持了好幾萬所學校、一億多名學生,現在在各地找合作伙伴,整合上游的教學應用和工具,布局教育。

我覺得教育信息化這個市場,應該沒有贏家通吃,總體比較分散。因為學校的需求非常多,每個需求都是我們的機會。

在這個領域有幾個關鍵點需要去把握:首先要掌握當地的教育學情、區域政策和人脈關系;其次要定位切入點,比如和我們北京四中網校合作是專注于教學,圍繞線上和線下融合進行教學。

趣发彩票
<address id="ztdd5"></address>

          <form id="ztdd5"></form>
          瓦房店市| 仙桃市| 家居| 石棉县| 伊通| 扶余县| 张家口市| 永和县| 松阳县| 成都市| 沾化县| 兴安盟| 得荣县| 唐海县| 漠河县| 泗阳县| 榆树市| 鸡泽县|